军事新闻

花式鳗鱼:叫法不同 感受相去甚远

发布日期:2022-07-19 01:46   来源:未知   阅读:

  人的思维有时会与一些特定名词,产生程式化反应。如听到鳗鱼,我马上就会想到鳗鱼饭。被切成段的鳗鱼,剔除骨刺后摊平,烤得金黄,铺在热腾腾的白米饭上,旁侧搭配几片小番茄或黄瓜,再浇上黑红透亮的卤汁,那种色彩搭配,带有强烈的黏性,让人扫一眼,目光就再也移不开了。除了叫一客来吃,满足内心深处最为原始的觅食愿望,别无其它选择。

  若是听到白鳝,我想到的却又是另外一番景象。过去城市里的居民,遇到家中幼儿挑食消瘦,为济其所缺,常买来白鳝蒸给小孩子吃,以均衡营养。被密集剜以刀花的白鳝,肉呈一段段的,却连而不断,蜷在盘子里,像是一条鳞柔细腻的水蛇。往面上铺撒姜丝,再淋少许料酒辟腥,上灶蒸熟,皮脆肉韧,鲜嫩香美,汁水丰盈,即使再挑嘴的小孩,也会胃口大开,乖乖地把一碗饭吃完。

  家兄是钓鱼高手,过去凭着他的手艺,鳗鱼真是没少吃。只是宰杀鳗鱼很麻烦,也很血腥。与别的无鳞鱼一样,鳗鱼身上也布满了黏液,滑不溜秋的,尤其不断扭动挣扎的时候,很难抓稳。须先将鳗鱼在地上砸晕,再把白色的鱼肚朝上,然后用剪刀从尾部一路剪到嘴巴处,取出所有内脏扔掉。整个过程都是血糊糊的,令我常目不忍视。可是,等到鳗鱼被斩成寸段,加上姜葱一同下锅爆炒,香味出来后再添一瓢水,加上酱油红烧,我很快就忘了之前的血腥场面,会适时地把表情调换成垂涎欲滴的贪馋模式。红烧鳗鱼的肉质柔韧弹牙、嫩滑可口,连汤汁也浓稠呈啫喱状,拿来拌饭,那一刻,你就是生活的主人!

  日式料理的鳗鱼,不论烧烤还是做寿司,鳗鱼骨都是事先剔掉了的。不仅吃起来方便,副产品的鱼骨和鱼头,还能加工提炼出鱼油,做成保健食品。蒲烧鳗鱼是经典之作。把鳗鱼除刺从中摊开,用酱油和糖腌渍入味,放到烧热的铁板上煎烤,待令人怡悦的“滋滋”声响起,即翻到另一面。其间还须不断涂刷酱汁,及至鱼皮微微卷起,色泽变得金黄,就烤好了。配上一杯清酒小酌,最能衬出鳗鱼的鲜美。还可以进一步深加工,把米饭用醋拌过,铺上嫩脆的黄瓜条和蒲烧鳗鱼,用紫菜卷起,就是鳗鱼寿司了。蘸上芥末和甜酱油吃,不但有味,也更刺激食欲。

  而乡间餐桌上的鳗鱼,又是另一种姿态。人们偶有收获,即配上咸菜一起炒,或直接把姜块拍扁,佐以葱段、辣椒焖烧。满满一大盘盛上来,所有人都会为这道自然赐予的美味而感到欣喜,虽然简单,却也丰裕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