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新闻

想让俄罗斯退出这些“群” 有的很难有的不可能

发布日期:2022-04-01 14:01   来源:未知   阅读:

  俄罗斯对乌克兰开启“特别军事行动”已一个多月,美西方持续对俄进行多重围堵。除了联合盟友坚定反俄“政治共识”和“经济制裁共识”,他们的“遏俄计划”中还包括试图将莫斯科排挤出各类国际合作组织。3月24日,美国总统拜登在北约峰会结束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俄罗斯应该被排除在G20之外。”但他同时表示,这将取决于G20成员能否就此达成共识。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在美国的提议下,俄罗斯曾被“开除”出G8(“八国集团”)。现在,华盛顿试图在G20中复制这一操作。不过,想要将俄罗斯排除在G20之外,却不是凭一两个国家的主观意愿就能实现的。

  在日前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汪文斌表示,“二十国集团”是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俄罗斯是其中的重要成员,任何成员都没有权力开除其他国家的成员资格。德国总理朔尔茨认为,俄罗斯能否参与“二十国集团”,不是由某个成员国或非参与方决定的,而应由所有成员国共同决定。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贾里克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直言,这一决定应当由G20成员共同作出。

  对于拜登“把俄罗斯排除在G20之外”的说法,克里姆林宫方面的回应相对超脱。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日前表示:“俄罗斯始终愿意参与G20,但倘若‘被退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总干事科尔图诺夫看来,这一操作的可行性并不强,他说:“在G20中重演2014年G8的一幕并不现实。当时G8成员中除俄罗斯之外,全都是美国的西方盟友;而G20成员构成则更为多元,西方国家只占一半,拜登的意见将很难获得发展中国家和非西方国家的一致认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亚研究所所长丁晓星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表示,G20发展为重要的国际经济合作论坛,其初衷是为应对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这样的背景,决定了G20框架中并没有完善的成员国退出机制,也不存在这样的先例。若想把当年G8的操作直接复制在G20中,华盛顿会面临“程序性问题”。但丁晓星同时指出,美国将俄罗斯“踢出”G20确实有难度,但不排除一种可能性——美国也可能联合西方盟友,以拒绝俄罗斯参会等方式向G20东道主施压,要求东道主不邀请俄罗斯参加今年的G20峰会。

  不过,俄联邦安全委员会副主席、前总统梅德韦杰夫也流露出了自己的担忧。他在接受俄新社采访时说:“2008年,大家很高兴地相聚在一起,这一切都建立在彼此的共同意愿之上;今天我们却可能被排除在外。伙计们,这是不可接受的。”

  今年的G20峰会定于秋季在印度尼西亚的巴厘岛举行。作为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东道主印尼显然不希望在峰会举办期间面对G20分化的窘境。印尼G20事务共同协调人达加尼不久前表示,基于G20是多边经济合作机制,印尼不打算将乌克兰问题纳入此次峰会的议程之中。迄今为止,印尼外交部拒绝就“将俄罗斯排除出G20”的提议发表任何评论。

  除了G20,在俄乌战争爆发后,把俄罗斯开除出联合国安理会“五常”的呼声也从西方世界不时传出。在俄罗斯开启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的第二天,英国《卫报》就在一篇报道中写道:“欧美外交官正在寻找将俄罗斯排除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依据。”在联合国大会3月2日表决有关乌克兰局势的提案期间,有美国国会议员拟定了一份草案,呼吁修改《联合国宪章》第23条,以彻底取消俄罗斯的常任理事国席位。

  但实际上,要取消俄罗斯的常任理事国席位,是一件比把俄罗斯“开除”出G20更不可能的事情。根据《联合国宪章》第108条,任何《宪章》修正案草案首先须经联大会员国2/3表决通过,并在此基础上获得安理会常任理事国集体通过后,才可能对联合国所有成员国产生效力。也就是说,俄罗斯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有权对任何涉及《联合国宪章》的决议草案投出反对票,在俄罗斯反对的情形下,任何修正案草案都将无法获得通过。

  俄罗斯政治观察家阿丽娜·萨姆斯科维奇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赋予了俄罗斯100%的保留这一地位的权利。国际社会没有任何法律程序、《联合国宪章》也没有任何漏洞可以剥夺俄罗斯的常任理事国席位。”

  丁晓星也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从国际体系的内核来讲,俄罗斯的“五常”地位更是难以被撼动。他说:“当前的国际体系是由1945年诞生的《雅尔塔协议》奠定的,即‘雅尔塔体系’。在这个体系下,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直接代表着二战战胜国在当前国际体系中占据的主导地位,这是很难被否定和更改的。”

  科尔图诺夫更是直言,对一些重要的国际机构来说,缺少了俄罗斯,也就意味着这些机构将不复存在。联合国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如果俄罗斯的常任理事国地位被剥夺,联合国所有的现存框架和秩序都将失去存在合理性。他说:“把俄罗斯排除在外而一切照旧,这样的想法是天真而不切实际的。”

  除了G20和“五常”席位,俄罗斯对其他一些国际组织却并不介意“挥手再见”。俄“公正俄罗斯—为了真理”党议员奥尔加·埃皮法诺娃,日前代表该党向国家杜马提交了一份关于俄罗斯退出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法律草案。杜马外交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阿列克谢·切帕直言:“既要遵守WTO的规则,又要接受该组织当前的制裁限制,这是荒谬的。我们会在必要时选择离开。”

  尽管退出WTO目前还仅处于动议阶段,在俄罗斯内部也存在很大争议,但俄方态度可见一斑。对此,丁晓星表示能够理解。他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分析说,如果说中国加入WTO的20年是经济腾飞的20年,那么,自2012年加入世贸组织,俄罗斯在这10年中很难说获得了什么明显好处。特别是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西方对俄罗斯施加了一系列经济制裁,导致经济复苏持续乏力。这导致很多人都认为,有没有WTO对俄罗斯的影响并不大。不过,世贸组织仍是全球性组织,里面有很多非西方国家。倘若俄罗斯退出WTO,与其他国家的经贸关系毕竟将失去一个规则性的合作机制,“退出WTO对俄罗斯来说显然将是弊大于利”。

  无论是在G20还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问题上,俄罗斯都深深感受到了来自西方的寒意。如何应对这种“寒意”,科尔图诺夫的答案是,“上合组织、金砖国家组织等重要区域合作组织,都是俄罗斯长期以来深度参与、共襄共建的重要平台。未来俄罗斯仍将致力于在上述组织中发挥建设性作用”。丁晓星也认为,未来俄罗斯将更加重视上合组织和金砖国家组织等对线日电